律师文集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律师文集夫妻债务

广州律师白立冬等非法持有毒品案.txt

来源:   网址:广州律师   时间:2019/1/20 15:06:43

分享到:0
白立冬等非法持有毒品案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7)京0114刑初344号

  公诉机关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白立冬。2008年7月18日因犯抢劫罪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二年,罚金人民币二万三千元,于2015年4月3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毒品罪于2016年11月2日被羁押,同年12月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
  辩护人欧阳勇,北京市英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杜明兴。因涉嫌犯非法持有毒品罪于2016年11月2日被羁押,同年12月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
  辩护人史义,北京市檀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检察院以京昌检公诉刑诉[2017]31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白立冬、杜明兴犯非法持有毒品罪,于2017年4月2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经公诉机关建议,本院于2017年7月26日决定延期审理,于2017年8月25日决定恢复审理。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王雪鹏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杜明兴及其辩护人史义、被告人白立冬及其辩护人欧阳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10月21日,被告人杜明兴携带71.87克甲基苯丙胺至北京市昌平区北七家镇某酒店被告人白立冬租用的6519房间内,二被告人共同非法持有上述71.87克甲基苯丙胺,在分装过程中被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民警当场查获。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白立冬、杜明兴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之规定,应当以非法持有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依法惩处。
  在庭审中,被告人杜明兴表示认罪,但认为其只应对自己分得的9克多的毒品承担非法持有的责任。其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杜明兴系初犯,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自愿认罪悔罪,系坦白;杜明兴为他人购买毒品,自己只分到9.5克毒品,属于从犯,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白立冬辩称其只是打算从杜明兴那购买毒品,还没有实际购买,转给赵某的钱是当天打牌输给赵某的,其不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其辩护人认为,白立冬转给赵某的钱是打牌输给赵某的,在案证据无法证实白立冬出资购买毒品,也没有证据证明白立冬实际持有毒品,杜明兴的口供多处矛盾,不可采信,不能认定白立冬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白立冬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
  经审理查明:2016年10月21日,被告人杜明兴携带71.87克甲基苯丙胺至北京市昌平区北七家镇某酒店被告人白立冬租住的6519房间内,二被告人共同非法持有上述71.87克甲基苯丙胺,在分装过程中被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民警当场查获。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如下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1.证人赵某的证言证明,2016年10月21日晚8时许,白立冬让其到北七家某酒店6519房间玩牌。当时屋里有白立冬和杜明兴在,玩了一会儿,魏某1也来了,在旁边看牌。到了9点多,其要回家,刚出酒店没多远,白立冬给其打电话问其借5000元钱,其又回到酒店。白立冬先用微信给其微信账户转了5000元,然后其加上自己微信里原有的2000元钱共计7000元钱转到支付宝上,加上支付宝里的3000元钱,凑了10000元全部转到了杜明兴输入的一个银行卡账户里。转完钱后,其看见房间桌子上放着一大包冰毒和一个电子秤,白立冬和杜明兴把大包里的冰毒先放到电子秤上称量,然后再装到五六包小塑料袋里,他们正在装着民警就进来了。
  当晚打牌有输赢,每把输了都要给现金,只是其后来没现金了,最后欠杜明兴1700或1800元,欠白立冬四五百元。
  2.证人魏某2在侦查机关及当庭的证言证明,2016年10月21日晚上8点多,其去某酒店6519房间找白立冬聊天,其到了以后看见白立冬、赵某和杜明兴在屋里斗地主,当时桌子上有现金。其就在房间里吸了一会儿冰毒。吸完在房间待了一会儿,白立冬带其去地下的歌厅,待了有半个小时左右,白立冬就上楼了,其准备回家在门口被民警抓了。
  3.证人王某的证言证明,2016年10月21日下午15时左右,杜明兴说晚上七点回北京,回北京就有冰毒了,其说要买6包,杜明兴说要等到晚上10点能到100个。晚上,其按照杜明兴发的地址去了某酒店,杜明兴开了一个三层的房间,给了其一包冰毒和一个冰壶,说剩下的一会儿再给,之后就离开了。后来警察就来了。
  4.证人成某的证言证明,其是某酒店的前台服务员,2016年10月21日18时至10月22日8时是其值班。6519房间是白立冬开的,6332房间是一名年轻男子来前台开的,该男子说是白立冬让他来开的。
  5.被告人杜明兴的供述称,2016年10月21日,其去河北张家口找“伟伟”,其想从“伟伟”那购买几克冰毒,“伟伟”说160一克,太少了不卖,其就联系了白立冬合伙购买冰毒。17时许,白立冬在顺玮阁宾馆开了个房间,房间号是6519,晚上8点多,白立冬带着赵某过来了,其告诉白立冬要买1万元的冰毒对方才给送。其说自己要10克左右,白立冬说剩下的钱他出。商量好之后其就联系“伟伟”送冰毒,其给伟伟微信转了1000元,剩下的钱是白立冬和赵某凑的。白立冬先用微信给赵某转了5000元,让赵某把钱倒到支付宝里,然后赵某用支付宝给伟伟提供的账号转了10000元。之后三人就玩斗地主,一会儿又来了一个白立冬的朋友。晚上9点多的时候,王某用微信联系其,其让王某来宾馆,其还开玩笑说一会儿能到100个冰。21时许,王某来了,其让白立冬给她开了6332房间让她在屋里等着。23时许,伟伟说送冰毒的司机到了,司机交给其一个铁制茶叶桶,其又给了司机500元车费。其回到房间,白立冬拿电子秤和几个小塑料袋把茶叶桶里的冰毒分装成小袋,给了其一袋4.6克和4.7克的冰毒。其把冰毒装进口袋准备出门找王某,民警就来了。
  后被告人杜明兴又称是白立冬让其帮忙联系购买毒品。
  6.被告人白立冬的供述称,2016年10月21日15时许,杜明兴问其要不要冰毒,其说货好就要。小杜说要在顺玮阁宾馆接货,让其给开个房间,其就用自己的名字开了6519房间,让杜明兴拿了房卡进房间等其。20时许,其和赵某一起去了宾馆,其和杜明兴吸了几口冰毒然后玩牌,期间魏某1也来了。21时许,杜明兴说来了一个朋友,拿着冰壶就下楼接朋友了,其和魏某1就去了地下的歌厅,赵某走了。一会儿杜明兴说货到了,其打电话让赵某和其一起回房间,看见杜明兴拿着电子秤和一个绿色的茶叶桶,里面有一大袋冰毒,包着四五包用小塑料袋装着的冰毒,杜明兴打算出门拿冰壶试试,刚一开门就被警察抓了。当天晚上其没有向别人借过钱,也没有向别人转过钱。后又称当晚斗地主其输给了赵某5000元,赵某输给杜明兴10000元,其就通过微信转给赵某5000元,赵某又用支付宝给杜明兴转了10000元。
  7.破案报告及到案经过证明,2016年10月21日23时许,民警接匿名举报在某酒店6519和6332房间有人吸毒,民警在6519房间查获被告人白立冬、杜明兴,起获大量毒品。
  8.收缴毒品、物品清单证明,起获的茶叶盒和毒品均已收缴。
  9.证据保全清单证明,民警从被告人杜明兴处及6519房间起获大量白色可疑晶体、一个电子秤和一个茶叶盒并予以扣押。
  10.毒品称量、取样笔录,民警从某酒店6519房间的地上查获4小袋白色可疑晶体,标号分别为2、3、4、5号,在杜明兴的左侧裤兜内查获2小袋白色可疑晶体,标号分别为6、7号,民警立即对可疑物进行提取和封存。民警将可疑物带至丰台区刑侦支队技术队,在杜明兴及见证人的见证下对可疑物进行称量,称量结果为2号袋内净重4.57克,3号袋内净重17.96克,4号袋内净重35.22克,5号袋内净重4.62克,6号袋内净重4.74克,7号袋内净重4.76克。民警将上述毒品可疑物取样后送检。
  11.勘验检查笔录,证据保全清单,毒品称量、取样笔录证明,2016年10月22日,民警对某酒店6332房间进行检查,起获一包白色晶体可疑物和一个冰壶并予以扣押,白色晶体经称量为0.72克,取样0.72克。
  12.毒品检验报告证明,起获的毒品可疑物均检出甲基苯丙胺。
  13.毒检送检流程表、现场检测报告书,吸毒成瘾认定意见书证明,被告人杜明兴尿检呈苯丙胺类阳性,认定为吸毒成瘾。
  14.微信聊天记录照片证明,杜明兴用×××的微信号和王某聊天,给王某发送了顺玮阁酒店的位置,并且表示现在手里只剩不到3个“东西”了,10点能到100个。
  15.微信账号照片证明,杜明兴的微信号为×××。
  16.照片证明,起获的电子秤、茶叶盒、冰毒等物品的情况。
  17.入住凭证证明,2016年10月21日某酒店6519、和6332房间的房客均登记为“东哥”。
  18.东铁匠营派出所出具的工作说明证明,在办理本案过程中,在抓获现场称重所使用的天平为便携式民用天平,由于长期使用数据不准确,应该以丰台分局技术队后期所做的称重数据为准,丰台分局技术队称重所使用的天平附有检测报告书。
  2016年10月21日,民警在某酒店6519房间抓捕被告人,当时因为抓捕放置毒品可疑物的桌子被打翻,散落在桌子上的毒品可疑物被水污染,但袋子里的毒品并没有污染,后民警将保存完好的毒品在杜明兴和见证人的见证下进行称重,因电子秤有误差,民警立刻将毒品可疑物进行封存后带至丰台分局技术队再进行称重,后称重结果为71.87克,被水污染的毒品可疑物并没有一起称重。
  19.刑事判决书及罪犯档案资料证明,被告人白立冬的前科情况。
  20.身份证明材料证明,被告人白立冬、杜明兴的自然身份情况。
  在庭审中,被告人白立冬的辩护人提请证人魏某2出庭作证,拟证明当晚白立冬等人玩斗地主是赌钱的,可以印证白立冬所说给赵某转的5000元钱是打牌输给赵某的,赵某又输给杜明兴10000元所以转账给了杜明兴的事实,本院认为证人魏某1仅能证明当晚打牌是赌钱的,并不能证明上述其他事实。
  关于被告人白立冬的辩护人所提被告人杜明兴的供述前后矛盾、多次反复,不可采信的意见,根据案卷可知被告人杜明兴在前期的多次笔录中均稳定地供述了和白立冬共同出资购买毒品,后一起分装毒品的事实,此后仅有一次笔录称是其自己一人购买的毒品,之后的笔录其解释了是因为在行政拘留转刑事拘留的路上白立冬让其把事情扛下来,其才如此说,本院认为,被告人杜明兴的多次供述虽在细节上有些不一致且出现过反复,但其在被抓获前期有稳定地供述,对出现矛盾的供述也进行了合理的解释,故对于其能够证明案件事实的供述可以采信,辩护人的意见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白立冬的辩护人所提证人赵某没有出庭作证不符合刑事诉讼法的要求的意见,本院认为赵某的证言系侦查机关通过合法的形式取得,多次证言内容基本稳定,该证言可以作为证据使用,辩护人的意见无法律依据,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白立冬、杜明兴非法持有毒品甲基苯丙胺71.87克,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依法应予惩处。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白立冬、杜明兴犯非法持有毒品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关于被告人杜明兴及其辩护人所提杜明兴只应对自己分得的毒品承担责任,系为他人购买毒品,在犯罪中属于从犯的意见,本院认为,被告人杜明兴联系购买、接收毒品并对毒品进行分装,其在犯罪中起重要、关键的作用,不属于从犯,应当对购买的全部毒品承担非法持有的刑事责任,上述意见本院均不予采纳。关于辩护人史义所提被告人杜明兴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悔罪,系坦白的意见,本院认为被告人杜明兴对其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严重避重就轻,并且只认可持有9余克的毒品,其不属于坦白和认罪,辩护人的意见不予采纳,但考虑杜明兴如实供述了部分关键的犯罪事实,量刑时酌情予以考虑。关于被告人白立冬及其辩护人所提白立冬转给赵某的钱是打牌输给赵某的,在案证据无法证实白立冬出资购买毒品,也没有证据证明白立冬实际持有毒品,白立冬不构成非法持有毒品罪的意见,经查,在案有被告人杜明兴的供述、赵某的证言可证二人均否认白立冬所说打牌输5000元给赵某,赵某又输给杜明兴10000元的事实,其辩解不可采信,同时在案有开房凭证、起获的毒品等证据能够与被告人供述、证人证言相互印证,证实被告人白立冬和杜明兴共同出资购买涉案毒品,并提供场所收取、分装毒品的事实,二被告人均应对涉案的71.87克毒品承担非法持有的责任,故上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所提被告人白立冬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的意见,不属于本案审理的范围,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白立冬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依法予以从重处罚。被告人白立冬前罪中的剥夺政治权利尚未执行完毕,应当与本次新犯的罪并罚。根据二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社会危害程度及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八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五条,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白立冬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罚金人民币八千元;与前罪尚未执行完毕的剥夺政治权利五个月零一日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五个月零一日,罚金人民币八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1月2日起至2024年5月1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杜明兴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四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罚金人民币八千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11月2日起至2024年3月1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应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刘晓燕
人民陪审员  张玉霞
人民陪审员  李新立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连 洋

律师文集

more

联系我们

more

联系我们

  • 刘华广律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18620687902
  • 80840903@qq.com
  • 广州市天河路101号兴业银行大厦13楼